欢迎访问安徽省体育局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体育纵横 > 体育文化 > 体育博览

“冰墩墩”设计者:我们发挥了团队优势

发布时间:2020-12-02 10:44 阅读次数: 作者:马梅 来源:中国体育报
去年9月17日,2022年北京冬奥会吉祥物“冰墩墩”和冬残奥会吉祥物“雪容融”亮相。自2018年8月8日面向全球征集,经过405天等待,“冰墩墩”与“雪容融”最终从5816件投稿作品中脱颖而出。两个吉祥物连接传统与未来,融合体育与文化,体现继承与创新,是中国文化和奥林匹克精神的又一次完美结合。

“冰墩墩”的设计团队来自广州美术学院。正如该院视觉艺术设计学院院长、北京冬奥会吉祥物设计团队负责人曹雪所讲:“越是没见过冰雪的孩子,对冰雪的向往和想象力反而会超过那些对冰雪司空见惯的人。”

从接到任务到投稿截止日只有21天,作为南方美术学院的代表,广州美术学院校长李劲堃和党委书记谢昌晶同时表示,要举全校之力来完成这个任务。曹雪多年的搭档刘平云此时因攻读博士学位辞去了学校的职务,因为这个任务也被征召回来。两人再度联手,在学校的支持下,迅速组成了一个十多人的设计团队。

虽然时间紧,任务急,团队还是很快制定出设计方案,按照“神话人物”“珍稀动物”“传统元素”等不同领域分工,用19天设计出包括后来问鼎的“冰糖葫芦”在内的16套方案,按时完成了投稿。最终的评选结果,在入选的10套方案中,广州美术学院设计团队有3套方案。

去年2月至9月,团队共对设计稿进行了21次大修改,小修小改不计其数。刘平云回忆,那时平均每个月会有3次修改,3至5天是高强度的修改稿件,从造型,到平面、三维、表情、周边都要进行一套整体修改,有时甚至是主题颠覆性的修改。从老虎,到麋鹿,到兔子,最后到熊猫,都是经过不断地讨论和试探。

“这同我们以前接到的任务不一样。”刘平云说,“我们之前或是定向设计,或是参加竞标,我们明确知道对方的要求,也了解我们的对手。这次,我们不知道什么样的设计才能令人满意,也不知道还有哪些团队进行着与我们一样的工作。”谈起修改经历,刘平云对那时忐忑又期待的“折磨”仍历历在目。每次高强度修改后,就是2至5天看似悠闲平静却心潮起伏的日子。“电话响了,说明我们这次又过关了,还能继续留在这个项目里。电话不响,说明我们出局了。每次都有‘命悬一线’的感觉。”刘平云说。

由于设计任务的特殊性及时间的紧迫性,团队成员从接到任务就不再有节假日,对家人也要保密。曹雪放弃了春节探望父母;刘平云往返在完成学业和完成设计任务的路途中,几个月瘦了20斤;叶梓琪是位新晋“奶爸”,一边忙于为吉祥物建模,一边承担着照顾宝宝的任务;团队成员常常是熬到后半夜才觉得肚子饿了,打电话叫外卖时才发现周边的饭馆早已打烊……

当憨态可掬又充满科技感的“冰墩墩”正式亮相前,它身后的设计团队早已热泪盈眶。谈到设计理念被最终认可,曹雪说:“未来,很多设计项目可能都不是传统的,不是对一个专业一个领域熟悉的设计师就能独立完成的,需要不同类型设计师的配合,我们这次正是发挥了团队优势。”

尽管设计北京冬奥会吉祥物的任务已结束,但冬奥会带来的影响并没有在广州美术学院消散。去年10月27日,广州美术学院冬奥视觉文化设计中心成立,以“冰墩墩”相关衍生设计和文化研究为切入点,参与更多的冬奥文化课题研究、冬奥相关活动,为广美积累更多丰厚的奥运遗产。(转自12月2日《中国体育报》01版)